top of page

也许你会爱上她,平凡的世界 (CN)

华说西东华说西东 2023-05-07 09:43

Article Link



初识时,我没能分清"Fan Ping"到底是姓平还是姓樊。

她说,就是姓平,平凡的平,父母给的名字就是“平凡”。



不求大富大贵,但求平安一生。这是父母的心愿。

平凡做到了。中学里的学霸,名校中的天之骄女。留学海外,工作家庭皆不误。

本可以就这样过一生,无需风雨无需晴。但是,有的人注定要折腾。


“丹丹,你但凡把用在唱歌上十分之一的心思花在学习上,你就不得了了。”妈妈曾经无可奈何地劝诫一心扑在“个人二重唱舞台”上的女儿。


一间小屋,两部录音机,一个女孩,两个声部,混合制作出一台戏。小学里的平凡就是这样的“不务正业”。




学而优则唱。骨子里藏着对音乐不同一般的挚爱,平凡小学时就参加了学校合唱团;进大学里的第一件事情是寻找合唱团。来到美国的第一件事还是寻找合唱团。




平凡说:合唱是我的命。


已经参加了中国社区合唱团的平凡居然还嫌不过瘾。她要进美国人的合唱团。

进美国合唱团并非易事。歌曲准备,乐理知识,练耳、视唱,少一个都不行。前三项不算啥,对着五线谱视唱对于学简谱的人来说,是个不小的挑战。


平凡出身数学系。数字1、2、3不是问题,简谱哆啦咪也不算挑战,但是,把五线谱上翻飞的小蝌蚪在大脑里迅速转换成熟悉的123,中间还差了一段“恶补”。


此时的平凡怀孕了,正值一孕傻三年的时期。

躺平?还是不躺平?

当时的老师几乎就要劝退平凡。不用这么拼吧?

心怀热爱的人,即使山高路险,也能奔山赴海,静待花开。




平凡坚持下来了,而且通过了考核,如愿加入了美国合唱团,同时混迹于中美两个合唱团。

美国的合唱团虽为业余组织,但讲究专业素养。


进了美国合唱团,宛若回到当年高考。一首歌五六十页不说,一个学期就要完成一本合唱谱。

就是学个音乐而已,入了合唱团的平凡就像进了外语系,不但要用英语,却还学习使用拉丁语、意大利语等外语唱歌。




白天上班,业余上课。在团里勤学,在家里苦练。

课堂上录范唱,课堂下“译”“蝌蚪文”-把五线谱转译为熟悉的简谱。


张口就练声,睁眼就练谱。
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平凡终于跟上了合唱团里音乐素养特别高的同伴。

“我总算能够从容地混合唱团了。”平凡舒了一口气说,“后来赢得了几次领唱的机会。”


“你怎么转到了独唱的路上呢?” 我好奇地问。

“有一次演出,当时的歌手恰好有事无法登台。我是作为替补临时上场,居然成功了。”

原来生活中真的存在“A角、B角“的传奇。

这个偶然让平凡心底那颗音乐的火种开始熊熊燃烧。




“合唱是我的命,一旦进入了乐队,我就不要命了。”

我想起了我年轻时代喜欢过的那些乐队歌手们,激情澎湃,个性鲜明。他们的音乐在那个时候,影响了很多年轻人。

今年年初,我有机会在西雅图的舞台上看到Chime乐队的平凡和她的队友们,才华横溢,生机勃勃。


平凡调侃道:我们乐队演出时,常常是扛着几万美元的设备,赚着几十块钱的车马费。真是妥妥地拿着卖白菜的钱,操着卖白粉的心。





赚钱不是乐队的目的。对音乐的激情是乐队成员的热点链接。

“每次演出前,我们都要聚在一起排练,甚至在黑暗中盲弹,盲唱,就为了在舞台上达到乐队和歌手的完美配合。”


这或者就是CHIME乐队在走过的19年里配合默契的秘密。

“有人喜欢我们就很快乐了。如果能对社区做一份贡献就更好。”




今年年初的一场义演,乐队与小大师合作,把演出收入捐给了国内贫穷山区。

“我小时候其实就是一个爱唱歌的普通小孩。” 平凡说, “当一个普通人找到自己的真爱所在,并为之而不懈追求时,每一个平凡的我们都可以有不平凡的时刻。”




我也喜欢唱歌。当我小声哼哼时,就会想起这个叫平凡的歌手,笑容灿烂,光彩熠熠。

中国歌手在西雅图。





她一边工作,一边唱着,走在舞台上,走在生活中。

也许,你会爱上这个叫平凡的歌手。
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